树洞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我总是心太软 > 文章正文

觉得自己非常矛盾,状态和情绪时好时坏该怎样心理调整?

来源:树洞情感网 来源:2022-01-13浏览量:900

觉得自己非常矛盾,状态和情绪时好时坏该怎样心理调整?

“哈哈哈哈......”

当徐今说出“我是徐今”这四个字的时候,抱着膀子的光头男人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徐今几秒钟,然后忽然仰头大笑了起来。

“又是一个叫徐今的。”

光头男人说道,抬起头看了看老街外的众人,又转向徐今,笑道:“那么,就是你,叫他们喊那句话的?武忠天王?嗯?”

徐今抬起头,微笑着说道:“是的。”

光头男眼神眯缝了起来,上下打量了徐今一番,这才开口道:“你的确与以前那些冒牌货有些区别,不过,武忠天王他老人家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所以,你必定是假的。”

徐今看了看光头男那戏谑的眼光,却将目光转向了老街深处。

在一座巨大的房屋外面的小广场边缘,花坛边正趴着一个身穿黑色运动服的人。此人双手握着一把手枪,手枪的枪口,正指着那座巨大房屋的大门。而在他身后的高楼之上,一个后背上伸展出两张巨大肉翼的光头男人,正冷漠的注视着他,就像是在监视者他的一举一动。

仿佛心有所感,趴着的那个人转头向老街外看来,出现在徐今目光中的,却赫然正是宋国强那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

收回目光,徐今转头对光头男道:“你们,还不错。记住,保持你的谦恭。”

说罢却是抬腿向里走去。

光头男一愣,随即怒道:“谁允许你进去的?”

徐今却并没有理睬他,径直向老街里走去。

“哗啦!”

光头男背后那对巨大的黑色肉翼又一次张开来,宽度竟超过了二十米,紧接着猛的向着徐今的左右两侧扇去。

“锵、锵!”

只听两声巨响,在光头男难以置信的眼神中,两张肉翼在距离徐今五米的地方,便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猛的弹了回来,同时发出的,还有巨大的有如金属撞击般的声音。

虚尘子强撑起身体,看着徐今的背影,有些艰难的对抱着他的中年道士说道:“清风,叫众弟子后撤,我们,退出老街。”

那被唤作清风的道士一惊,急忙说道:“师尊,院里的调令......”

虚尘子却笑了起来,道:“有上仙在此,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上仙?”

中年道士猛的回头望向徐今,却只见到徐今安步当车的向着老街里走去,在他的头上,是已经升上高空,正扑腾着双翼,向着街里快速飞去的光头男。

众道士退出老街后,只见众人焦急的围了上来。

张邵雍率先扶住虚尘子,问道:“师伯,里面发生了什么?”

虚尘子和众道士皆是一惊,中年道士问道:“你们没有看到里面发生的事情?”

谢忱和刘队长对望了一眼,相互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异的目光。

中年道士正想说话,却听虚尘子轻声道:“既然上仙不想让我们看到,那我们就兹当什么都没有看到好了。”

唐晶莹闻言一愣,正想询问,刘队长却沉声道:“那个徐今,怎么样了?”

中年道士却转身对刘队长道:“刘队长,贫道陆清风。我师尊已然受伤,本次任务,天师门却是失败了。”

虚尘子却伸手拉住陆清风,挣扎着站起身,对刘队长稽首道:“刘队长,那位徐今徐施主,已经进入老街了,我建议咱们静观其变即可。”

说罢却是没有等刘队长回答,便扭头对张邵雍道:“邵雍,你扶我到车上去。”

张邵雍看了看刘队长,又看了看谢忱,还是扶着虚尘子向中巴车走去。

陆清风却对众道士道:“大家戒备,待会里面一旦有变,随时跟着我进去救人。”

......

......

徐今沿着老街的街道,亦步亦趋的向着前方行走着。

忽然,一团光影从路边的绿化带中闪现而出,站在路边看着徐今。

徐今丝毫不为所动,只继续缓步前行。

很快,从两边的楼房里飞出越来越多的光影,密密麻麻的站在街道的两边,注视着安步当车的徐今。

走到街道转角的地方,两团起码巨大的光影站在路当中,拦住了徐今的去路。

徐今停住脚,抬头看了看这两团光影,应该叫做两个光影。因为这两个光影如同上一次徐今在旧居看到的那两个光影一样,头、身体和四肢都已经有了,明显的区分。

只见这两个光影的脸已经有些实体化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历经沧桑的老人。而另一个,却是一个留着虬髯的高大年轻人。

“你......,是谁?”

光影老人开口问道。

徐今笑了笑,反问道:“你是谁?”

光影老人怔了怔,扭头看了看光影年轻人。

光影年轻人有些发怒,张了张嘴,却并没有声音发出。

徐今又笑了起来,说道:“那么,你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干嘛?”

光影老人转头看着徐今,说道:“进......,进忠......,进忠烈......,祠!”

徐今猛然一怔,又仔细的辨认了一下,脑海里却没有这个光影老人的印象。但听到“忠烈祠”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的情绪还是微微的有些波动。

在徐今的记忆里,“忠烈祠”是由自己下令,为了纪念那些因为保卫人界而英勇牺牲的勇士,而建设在那块名叫“仙神界特区”的飞地之中的烈士陵园。

想了想,徐今站直了身体,对两团光影躬身行礼道:“我是徐今,我回来了。你们,辛苦了。”

光影老人又怔了怔,目光迷茫的看着徐今。忽然,“他”退后了两步,单膝下跪,以手抚胸道:“恭......,请武......,忠......,天王......,圣......安!”

一旁的光影年轻人却并未动作,只是对着徐今怒目而视。

徐今对他笑了笑,又对光影老人说道:“起来吧,感谢你们,为人界所做的贡献。”

光影老人有些激动,却并未起身,而是说道:“我......,北......,极......”

徐今打断他道:“行了,你大概记不起自己是谁了。没关系,你告诉我,是不是有个少女被尼人抓进来了?”

光影老人站起身,回头看向老街深处,却道:“十......六......个,在......巨人......”

“巨人事宜办理中心?”

徐今问道。巨人事宜办理中心,在徐今的记忆里,是华国在融合了仙神界特区后,专为仙神界特区里的特有人种“巨人”而建立的服务中心,当时的顺河街,确实也有一个。

“是......,这次......,我......,们没......,有......,让......,尼人......,动......”

老年光影说道,却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徐今耐心的听他说完,然后说道:“你们回去吧,我下次来,带一本修炼功法来,你们好好研究一下,争取早日修回本身。”

说罢却绕过两团光影,继续向前走去。

一直走到街底那座大房子前,远远的却望见一群光头大汉在房子前的小广场上伫立着,手上还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而宋国强却被捆成了一团粽子,扔在了远处的一个小花坛前。

看到徐今走了过来,刚才在入口处的那个光头男子对着徐今怒目而视,徐今却只笑了笑,没有理会他。

径直走到了这群光头大汉前面,徐今笑着问道:“有没有管事的?出来说话。”

人群动了动,一个中年男人拨开众人,走到前面,对徐今拱了拱手,道:“我是阿尔泰军团特别行动小队副队长瓦哈迪。”

徐今对他笑了笑,道:“进化体?”

瓦哈迪一愣,却展颜笑了起来,说道:“是的,阁下倒是对我们尼族很清楚,难不成你是华国上层的人?”

徐今却摇了摇头道:“我是尼人的敌人。”

瓦哈迪又是一愣,随即却道:“根据新纪元人尼友好条约,人类和尼族是朋友,不是敌人,尼族帮助人类抵御神劫,两族相互之间拥有豁免权。”

“哦?”

徐今有些发懵,他不知道什么新纪元人尼友好条约,更不明白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就和尼族混在一起了。

想了想,徐今道:“我是来找人的。”

瓦哈迪回头看了看,转过头却道:“那个男人,窥探了我们两天,我们是严格遵守了条约的,并没有伤害自然人,希望阁下回去后能够将此事给华国上层说清楚。”

徐今却道:“不,我找的不仅仅是他,还有那个大房子里的少女。”

尼人们躁动了起来,瓦哈迪赶紧伸出双手压制住了他们的情绪。

“这......”

瓦哈迪向徐今道:“这些女人,都是生化人,我们得到许可,可以让我族的战士娶她们为妻。”

徐今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也许有时间,你可以详细的给我解释清楚。但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这是我的地盘,而我,不欢迎你们。”

一个光头男子大怒道:“瓦哈迪大人,这个华国人不讲规矩,我看不必多费口舌。”

瓦哈迪却伸手拦住他道:“贡多,不要冲动,你没有看出来这个华国人是自然人吗?所有人都不要动,否则军法从事。”

说完,瓦哈迪又转过头对徐今说道:“徐今阁下是吧?既然你坚持,那我们就如你所愿,只是后面那座房子的门打不开了,你需要自己进去。”

徐今笑了笑,伸手拔出腿上的刺刀,反手扔了出去。

众人皆是一惊,却不料徐今甩出的刺刀在空中打了个璇儿,随即刀尖向前,直向宋国强飞去,到了宋国强身前,一刀割断了他手上的绳子,又转着圈回到了徐今的手上。

宋国强挣脱手上的绳子,站起身,眼神复杂的盯着徐今看了几眼,却反身向着大门跑去。

一直到宋国强进了大门,徐今才转身看着瓦哈迪道:“好了,我知道你们绑架少女是要干什么,而这种行为,在我眼里,是绝对不允许的。虽然你对我保持了尊敬,但是我以前发过宏愿,所以今天你们......”

徐今看着瓦哈迪道:“都得死......”

话音未落,徐今手中的刺刀已经飞出。

觉得自己非常矛盾,状态和情绪时好时坏该怎样心理调整?

觉得自己非常矛盾,状态和情绪时好时坏该怎样心理调整?

这世间为啥让人痒的东西那么多,这是为啥?心理硌得慌?其实有时不去管 但是还是想知道答案

突然觉得干什么都意思,但是如何养家活口,我好累,好累!

我对于自己的一切从未满意过,无论究竟好坏,每次考完试都气恼到抓挠自己,纠扯头发,大哭。我甚至一直认为大家本都如此,直到已经控制不住情绪,认为每个同学都讨厌自己,自己也讨厌自己,每天都要哭几次才去过学校里的心理咨询室,讲述自己初中成绩好受老师喜欢很文静却被孤立的经历,咨询室老师说她们或许是羡慕我而如此,也是由那时渐渐发觉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苛求而我的压力也许来自于初中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