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囧事 > 文章正文

17女,不喜社交,不会维持与别人关系,是不是很怪?

来源:树洞情感网 来源:2022-01-09浏览量:170

17女,不喜社交,不会维持与别人关系,是不是很怪?

陈川冲过去对着那人就是一顿乱刺,那人轻盈的躲开了陈川的攻击。

那人抓住空隙夺回去了一把刀,现在双方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陈川说道“哪里来的毛贼,报上名来!”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受死吧。”

那人一刀刺过来,陈川躲闪不及左臂被刺中,陈川并没有因为疼痛而没发起反击,一脚对着对方肚子踹了过去。

那人单手控住陈川的脚,直接往上一推,陈川翻到在地,刀从陈川的胳膊里脱落了出来。

陈川胳膊流出鲜血,已经侵染了整个袖子。

“终于可以结束了,别挣扎了。”

那人直接把短刀扔出来刺向陈川的脑袋,由于陈川胳膊的疼痛导致陈川左右晃动,短刀接触陈川的时候只划伤了眉毛。

“草,你运气这么好?这都不死?”

那人一下抓起了陈川,双手掐住了陈川的脖子“掐死你你可躲不了了吧。”

那人用力的掐陈川的脖子,陈川双手胡乱的拍打,那人不为所动继续用力。

陈川被掐的喘不过气来了,咔嚓一声,陈川的脖子被掐断了“这下你死透了吧。”

那人直接把陈川甩到了墙上,陈川掉在了地上。

“你怎么又死了?”

“嗯?这是哪?你是谁?”陈川问道。

“我是系统精灵,这是系统世界,你又死了,被拉进来了。”

“哦,那接下来怎么办?”

“你在打到他之前你有无限复活的能力,但是不会帮你治伤,当他成功带走他想带走的东西,这个能力将消失,而你将死去。”

“哦,那现在送我回去吧,我想弄死他了!”

陈川又复活了“兄弟,继续啊。”

那人听见陈川的声音扭过头来看“卧槽,你怎么还活着!”

“不好意思,辜负了你的好意。”

陈川又冲了上去“吃我一拳!”

陈川的拳头直冲面门,但是太慢了,那人轻松躲过。

那人抓住陈川的胳膊直接把他扔了出去,陈川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行,这样打不过他,我得想想办法。”陈川站起来冲着那人喊到“继续!”

陈川仔细观察着那人的进攻方式,脚步左重右轻,貌似右腿受过什么伤似的,那人冲到陈川面前一个肘击打在了陈川的下巴上。

陈川嘴角流出了鲜血,满口都是血,雪白的牙齿都被染成了红色。

陈川被打的腾了空,陈川借势踢腿直击那人的裆部。

“又想玩阴的!”那人直接夹住陈川的腿,双腿使劲一拧。

陈川的骨头碎裂大骨直接刺穿了皮肉。

“啊!”陈川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陈川痛苦的躺在地上,那人走上前“虽然你会复活,但是你的伤,貌似没有好啊。”

那人说着一脚踩碎了陈川另一只脚的脚骨。

“啊!”又是一声惨叫。

“既然我杀不死你,哪就折磨死你吧。”

那人拿起刀在陈川的两条手臂上狂刺,陈川一声声的痛苦嘶吼着,陈川的双臂已经血肉模糊了。

“现在你可以死了吧。”

“哈喽,你又死了,不过这次死的有点严重啊,再复活你也打不过他啊。”

陈川被折磨的精神都说不出话来了。

“这样吧,我借你三分钟的力量,三分钟内看你是否能杀死他。”

精灵说完身后冒出黄光,陈川感觉自己的力量提升了数百倍。

陈川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忍着痛苦直接冲过去用大腿骨直接刺穿了那人的右腿,因为速度太快那人来不及反应,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那人忍痛说道“你!你哪来的力量!”

陈川没有给他机会,一口咬了下去,直接往后一撕,直接把颈动脉撕开,鲜血喷溅而出,因为力量过大,陈川直接翻了过来坐在了尸体上边。

伤口鲜血咕咕都流着,那人已经一命芜湖了。

陈川坐在尸体上边喘着粗气,突然大门开了,进来的是陈川的姐姐陈柔,陈柔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陈川全身是血的坐在一具尸体上,身上全是伤痕,眼里充满了狠辣与嗜血,就想饥饿多年的的狼尝到了血液的滋味。

陈柔急忙上前询问陈川的情况,但是陈川没有办法回应她,他已经没有意识了。

陈柔赶紧把陈川送往了最好的医院。

陈川昏迷了7天才醒了过来,身体缠满了绷带,就跟个木乃伊一样。

陈川醒来的第一眼看见了围在他周围的胖子,欧阳倩,还有她的姐姐陈柔。

陈川抬了抬胳膊,但是太疼了抬不起来也就没动,又动了动嘴,众人发现他醒了,赶紧上前来询问。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陈柔问道。

“我……没死啊。”

“你当然没死,谁死你也不会死啊。”胖子说道。

“你们怎么在这?”

“欧阳倩是给你送东西来的,正好被我碰上就一起进的屋子,看见你那个模样,欧阳倩差点吓晕过去。胖子是看你几天没来自己找来的。”

“你可要好好感谢一下欧阳倩,她为了照顾你,七天七夜没休息了。”陈柔说道。

我看了一眼睡在我旁边的欧阳倩,想抬手摸一下她,但是抬不起来。

“我这是在医院吗?”

“对,你重伤被我送进了医院。”陈柔说道。

“谢谢。”

“害,一家人谢什么”陈柔说道。

“我……杀死的那个人是谁?”

“嗯……你杀的那个人是个武者,来咱家好像是找什么东西,现在父母在查是谁指示的。”陈柔说道。

“不过你是真的行啊,你居然杀死了一个武者。”胖子佩服的说道。

“行了,你安心养伤,我们先走了,就让欧阳倩陪着你吧。”陈柔说道。

陈柔带着胖子离开了病房。

陈川看着趴在我旁边睡觉的欧阳倩说了一声“谢谢。”

欧阳倩好似听见了陈川的声音,抬起头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的时候愣了一下,泪水流下了眼角“你可算醒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小事,问题不大,下次再接再厉。”

欧阳倩擦去泪水说道“还再接再厉,你差点吓死我,你要是死了我欠你的怎么还啊。”

“对了,据说我昏迷了7天,这七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唯一的事就是你差点被杀这件事,你父亲勾粘连带的处决了很多人,不过据说那些人都跟刺杀你的人的背后实力有交集,但是还没查出来背后之人是谁。”

“倩”

“嗯?怎么了?”

“那些送你的东西你就留下吧,欠我一点也是欠两点也是欠。”

“……那些东西还在我家,是你姐姐阻止了我还东西,她说,我们家陈川没做过什么大事,助人为乐是他最大的愿望,希望我收下那些,并且努力修炼,不要……不要辜负你的好意。”

“哈,我老姐还是这么爱管闲事。”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陈川姐姐陈柔进来了。

“你这话可不对,咱家就指望你传宗接代了。”陈柔说道。

“哔,哔,柔姐,咱俩是偷听,你怎么进去了。”胖子小声的说。

“额……你们继续,不打扰了。”陈柔略显尴尬,直接关门离开了。

噗嗤,欧阳倩笑了出来,随即又尴尬了。

“我姐姐说的话别放心上,倩,我们的关系就此打住吧,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们不要被过往束缚了手脚。”

欧阳倩愣了一下随即“嗯。”了一声,脸色恢复如常,她点点头。

“你先去休息吧,听说你照顾了我七天七夜,别为我耽误了你的修炼。”

“好。”欧阳倩离开了病房。

胖子和陈柔还在外边偷听,看见欧阳倩离开,这俩人冲进来就对陈川一通乱骂。

“陈川你怎么回事!”

“你就这样对人家小姑娘?”

哇啦哇啦了一大堆,陈川闭上了眼睛,没理会她俩。

不知道她俩说了多久反正陈川醒来的时候病房里空无一人。

陈川调出了系统,气血2/2,精神力1/1,上限增长1/年,回复速度1/年。财力二百九十万。

根据武举的选拔,想要进五大武校最次也得是极限准武者。

“如果我现在用这么多钱点上限,会达到什么程度。”

陈川点了一下,上限增长1/11月,财力:一百九十万。

“这钱扣的有点多啊,还是点点气血吧。”

财力:一百万。气血:2/11。

财力:0,回复速度1/11月。

“行了,钱花光了,回去在跟爸妈要点。”

咚!咚!咚!

病房传出了陈川的心跳声“唔,这是怎么了,好痛苦!”

陈川直接眼前一黑昏迷了,等他醒来已经是半夜了。

陈川又在医院待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欧阳倩几乎很少来医院了,比胖子来的次数都少。

陈川终于出院了,回到家里,父母和姐姐已经准备好了宴席等待着陈川。

“嗨,我亲爱的家人们,我回来了。”

“你个臭小子可算回来了,担心死我们了”陈川母亲说道。

母亲跑过来抱住陈川,“妈,不至于,受点小伤。”

“就那还小伤呢啊,没死你都是万幸。”

“先入座吧。”他爸说道。

陈川和他妈回到了座位上。

“儿子,你居然能凭借普通人杀死了一名一品武者,你出名出大了。”他爸说道

“嗯?怎么了?”

17女,不喜社交,不会维持与别人关系,是不是很怪?

17女,不喜社交,不会维持与别人关系,是不是很怪?

我跟我特别喜欢的男生分手三年左右了,中间也有遇到过几个男生,可都没有什么下文,甚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男生莫名其妙就不跟我在一起了,可我对感情很认真呀,我也很用心去经营,可是总有很多其他的因素,比如说

我想咨询多年婚姻多疑症有办法治吗?怎么治?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被爱(为什么值得被爱),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努力,我也不知道该为谁努力。我在我身上看不见价值,也看不见希望。我感受到不到任何生机勃勃的必要。好像我活着可以,死去也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