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情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我怀了亲生儿子的孩子怎么办 > 文章正文

20岁男性,为什么不能看别人的眼睛或任何部位说话?

来源:树洞情感网 来源:2022-01-09浏览量:462

20岁男性,为什么不能看别人的眼睛或任何部位说话?

到十二楼之后,韩菲菲他们已经怀抱婴儿站在那儿等他们了。

见他们上来,韩菲菲抱着婴儿走过去,对邢炎峰说,“这个就是你妹妹,睡得很安稳。”

邢炎峰小心翼翼接过婴儿,小小的一只,感受着她规律的呼吸,此刻他知道,自己的妹妹还活着。

“他跟你们说了什么?”邢炎峰问韩菲菲和甘元明。

邢炎峰看到刚刚在楼上控制住两人的是林川,权逯离开之后,林川也跟着离开了。

“额……如果是对你的话,他什么也没说。”韩菲菲回答道,“他问我们来偷什么东西,我们没承认。啊对了,岩哥呢?”

“什么都没说吗。”邢炎峰有些失落。

“你要去找他吗?毕竟你已经知道他在这里了。不找的话,我们赶紧回去吧,我想赶紧照顾岩哥去,啊啊,两枪呢,得多疼啊。”韩菲菲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恨不得立马赶回江岩身边。

邢炎峰还是保守的想先把卫莱带回去,不能让一个婴儿折腾。

或许是得到了权逯的许可,也可能是别的原因,他们回去的路上十分顺利,不然的话,就凭权逯开的那两枪,早就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了。

“原来万玉空以前是跟着权逯的啊,怪不得他不愿意与千秋纠葛呢。”王奕坐上车后对众人说,“我刚刚从权逯的过去看到,他为万玉空挡过伤,挺严重的,不知道万玉空为什么要离开他呢?”

“玉空是江岩带进来的,我们之前和他都不认识。”曾晖说,“诶菲菲你知道吗?”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岩哥。”韩菲菲回忆道,“我见到万玉空的时候,他和岩哥已经是比较要好的朋友了。之后没过多长时间,岩哥就介绍他加入万象了。”

前面开车的甘元明也插了句,“那就奇怪了,他和队长怎么认识的啊?”

“你们干嘛不直接问江岩呢?”邢炎峰轻声开口,怕吵醒卫莱。

韩菲菲意识到有睡着的婴儿,也压低了声音,“岩哥不说啊,我们一早就问过了,再加上玉空的性格,我们问多了怕他敏感,影响他的精神。”

曾晖倒是敞亮,“他们不想说咱们就别追问了,可能不方便告诉我们呢。”

“也是,咱们都这么久了,这点信任还是要有的,”甘元明接道,“他们不说,肯定有特殊原因。”

等会到王奕家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甘元明先把邢炎峰和王奕送到地方,然后他们才离开的。

王奕觉得这小孩儿得找个保姆,他们平常在家还好,也能照顾,王奕也算有经验,但要是出外任务的话,两人都不在家可就不行了。

那放家里也不方便吧,邢炎峰觉得王奕家里要是有外人的话,多少是有些不安全的,这里重要资料也有不少。保姆每天照顾小孩肯定要出门,一来二去的太明显。

王奕想提议还去那个基地,但是没说出口,那个地方对邢炎峰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万象公司可以吗?”王奕想了想说,“我的办公室还在那里空着呢,里面挺大的,足够一个保姆加一个婴儿居住了。”

邢炎峰怀疑自己听错了,“公司?你确定?”

公司怎么说也是个严肃的地方,到那里去带孩子……这也太不像话了,王奕在开什么玩笑。

邢炎峰说,“要不我买个房子吧……”

“你看我给你分析啊,”王奕打断了邢炎峰的话,“你呢,除了出任务之外,无外乎我家、学校和公司三边跑,所以你把她安置在公司,平时可以抱过来。咱们有事的时候,就该留给保姆照顾。你想买房子也可以,但是没必要。你到时候还要专门跑过去看她,比安置在公司还不方便。”

邢炎峰这才平静下来,认真思考了王奕的想法,觉得确实不错。

“保姆就请全职的,她直接就住公司吧,嗯……我找找名片,我记得我这儿有一张。”王奕说着在书架的书缝里找到了一张万象的名片。

这种名片是特殊处理过的,每一张都有唯一的编号,名片的流出有数量限制,而且每张名片的去向都有大概的记录。比如谁用哪张名片来公司委托了什么事,谁又用了同一张名片……公司信息网的建立,也离不开这个。

“你想把妹妹接过来,还是带回公司,都可以让保姆来回接送。”王奕说,“至于保姆,你就自己联系吧,你看人比我准。”

邢炎峰连忙点头,并收好了王奕给他的名片,改天要买个卡套,

不管是收拾王奕的办公室还是聘请保姆,都是邢炎峰亲力亲为,王奕可没闲工夫管这事。

原以为很快就能完成的事,邢炎峰硬是前前后后忙了一个多月。

他对照顾婴儿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也之前也是个孩子。所以这段时间做了很多工作,怎么哄小孩儿,幼儿的教育,幼儿的营养管理……虽然这些东西一股脑丢给保姆就行了,但邢炎峰还是坚持学习了。

怕请到的保姆不尽责,他除了动用自己的能力之外,还请了唐准过来帮忙,希望可以利用他的读心术看看保姆是否心术不正。保姆也是普通人,不求她能真的把自己的妹妹当亲生孩子,但不管怎样也要足够的尽职尽责,也要有爱心,性格也得好。

唐准都吐槽他这是找保姆呢还是找媳妇呢?

至于布置办公室,那就更有的忙了……

办完所有的事后,已经快十月中旬。

邢炎峰鼓起勇气回了趟家,他真正的家。一回到家里,千头万绪涌上心头,那是他生长了十几二十年的地方啊。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昨天还有人住过,但他知道一切都回不来了,不管是他的父母,还是他的挚友。

有花了两天时间,邢炎峰把这里也收拾了一下,毕竟很长时间都不会住了,该清理的要清理一下,其他东西拿防尘布罩了起来。

临行前,他在门口伫立了很久,然后默默转身离开。

再见了,家。

再见了,过去。

再见了,爸爸妈妈。

再见了,林川。

邢炎峰的生活回到了正途,完成万象给他安排的任务,任务之余他像王奕一样也接些私活儿,毕竟现在有妹妹要养了,钱不嫌多。

林川去过一次万象公司,之前待在万象的时候留了一张名片。他到万象公司是为了看卫莱,他对保姆说他很喜欢这个名字,他把卫莱在千秋的玩具全都拿过来了,还叮嘱了保姆很多事。

不过他一直都不愿意见邢炎峰。

至于程明月,邢炎峰从没有放弃过任何机会,就像猎食者紧跟着猎物一样,伺机而动,只等着决胜一刻。

徐莹联系过几次邢炎峰,毕竟老朋友了。说了好多她在学校的事,文心跟着去了她学校那边,但这边一有任务也会回来,不会松懈。邢炎峰也把他的事说给了徐莹,徐莹笑着说等有空回去一定要看看邢炎峰的妹妹,还抢着要当干妈。

王月离倒是很久都没有消息了,或者说没有给王奕发过消息,难道父女俩吵架了?

倒是听徐莹说王月离跟贾敬宣那群人走的挺近的。

疯子和周子辰两人在研究决斗的事,希望能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吧,这么残忍的决斗,邢炎峰打心底里不希望任何人受伤或者死亡,他们都是好孩子,有着大好年华。

权逯,或者说千秋这个组织。在邢炎峰接到的任务中总是和他们有交集,不知道是不是赵午特意安排的,这倒也不是坏事,知己知彼嘛。

可能是那两枪给他的印象太深了吧,邢炎峰对权逯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对方也没找过他的事儿,所以邢炎峰没必要敌视他。

任务少的时候,邢炎峰喜欢推着卫莱逛公园、动物园,他觉得这样对小孩儿的成长更好。后来天冷了他就不想出去了,怕自己照顾不好,小孩儿受了冻就麻烦了。

卫莱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哥哥。”

虽然说的非常含糊不清,但邢炎峰始终坚持那是在叫他,那种感觉真的太棒了,仿佛一直毒箭击中心脏,邢炎峰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都给她。

她第一次被邢炎峰带着去见暴雨走屋的时候,那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四处瞄望,暴雨走屋那性格,也确实招小孩子喜欢。卫莱在阁楼上睡得更加安生,像是星夜下的睡美人。

再完备的照顾,总有疏漏的时候。卫莱每次生病,即使再小的毛病,邢炎峰都必须要沈成蹊亲自问诊。就算他有紧急手术抽不开身,邢炎峰在卫莱被其他医生看过之后,仍然坚持要求刚忙完的沈成蹊过来看一眼,不然他决不罢休。

沈成蹊心里吐槽,就这小屁孩那点儿病,放平常连进我诊所的资格都没有!你竟然还使唤我亲自看,真是世风日下,他还不能拒绝,医患关系外加同事关系还是要维持好的。

日子就这样过着,邢炎峰对现在还是很满足的,他满心期待的和卫莱一起过这个新年。

去年新年和父母一起,可是父母离开了。

但他今年并不会孤单。

不管怎样,有妹妹的地方,就是家,有家,就不会孤单。

……

“小柒回来了。”

这是沈成蹊告诉他的,而且据他所说,小柒好像和从前不一样了。

20岁男性,为什么不能看别人的眼睛或任何部位说话?

20岁男性,为什么不能看别人的眼睛或任何部位说话?

死是真的想死,活也是真的不想活

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有过手淫的经历,也交往过男朋友,发生过关系。后来学了佛教,对性有了重新的认识,现在对性不是很感兴趣,甚至觉得恶心。单身的时候觉得挺好,很清高,但是现在结婚了,老公对我的态度很不满意,我想配合,但是身体没那么强裂的欲望,我担心影响夫妻感情,还行希望性欲能增强点,所以特向老师求助

从小到大心理状态都是一个人,从没有谁走近我的心里过。高三那年第一次接触到学校里一些黑暗的事,加上同学都在备战高考,彻底变成孤立无援的状态就休学了,期间看了日剧《昼颜》(讲出轨)。后来上了大学,看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玫瑰与紫杉》(讲贵族女与政客私奔)。其实还有其他的,但印象最深的是这两个作品。作为一个上了两年大学的成年人,我明白自己应该寻找什么样的伴侣,内心深处依然渴望一场强烈的违背世俗的禁忌的爱情,比如骨科(指兄妹恋,但我是独生子女),而这场爱情的结果是能够把我的人生完全毁掉的那种。我期待有一个人,能带我逃走,从荒芜的人生中解脱。我该怎么办?